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文壇藝苑 > 梅山文化

走遍新化|慎德堂

2022-03-20 12:50 婁底新聞網 曾晨輝

下載新婁底APP

一 分享 一
一 評論 一

3

新化縣慎德堂)

2

(新化縣慎德堂)

1

(新化縣慎德堂)

4

(新化縣慎德堂)

慎德堂至今像把老木椅,端端正正坐老碼頭旁。老碼頭的無限繁華,當然已安靜下來。時間的斧削刀痕,連古時的洛陽、開封等奢華盛極之地,亦降為三線城市,何況梅山大碼頭乎?

慎德堂是新化千年古城留下的一枚小玉璽,煙火柳巷做油墨,輕輕戳了圖案,刻入了記憶。入慎德堂,一條寬寬的里弄,兩邊皆立著七八塊大石碑,明清一些文化上名家巨子的筆墨,蒼勁,又游龍走鳳,估計是喝了梅山的酒娘子所致,好生有氣力!

進去,齊齊整整排開,東西南北,每一面的木樓瓦舍,雕龍刻鳳,飛禽走獸,該生猛處生猛,該精細處精細,不在話下。樓上樓下的回廊雅致地連著,綿綿纏纏,又大大方方。

如遇雨天,三五好友徜徉其中,或做幾句半新不舊之詩,或將卵談經扯到天上去,也隨你去。慎德堂里的每一間屋子,都氣宇軒昂,卻又不乏精致。讀書之室雅靜,獨坐思過省身處肅穆,喝酒吃肉處喜色,飲茶處陽光四溢。

慎德堂是古城八街七十二巷中留得久遠的一團鄉愁。這四周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前,人口眾多,煙火旺盛,酒鋪子,面館,小吃南雜,哪個角落都是。吹句大話,即便棺材鋪,也勝過別處。

街上的青石板路,已被千年風雨刻出了圖畫,千奇百怪,猶如梅山人的前生前世,隱約突顯出來。那時的碼頭,寬,高,從大客船下來的人,必爬過七八十級大青石鋪開的臺階,走到慎德堂這里,就感到回歸屬于自己的老城了。

然后,去吃一碗咸生面,才回家。向東街的咸生面,吃將起來,香到老皮心里去。

清朝末年民國初年,梅山古城大碼頭這一片,是百姓生活在塵埃中努力尋找幸福的樂園。戰亂、瘟疫等,當然百姓苦。但百姓們自古如此,給他們一片天地,他們自會去吸納日月之光,耕種田地,消化五谷雜糧。因獨特的地理位置,梅山本土,幾乎沒受戰亂之罪。

千把年了,孔夫子那套文化與梅山人敬天敬地敬鬼神的原始狀態,不覺珠聯璧合了。慎德堂應運而生。它是過去讀書人修身讀書之所,主人大約是金銀富實的士子,不僅讀論語中庸一類,而且也讀詩詞曲賦,自然就給慎德堂抹上書卷之光澤。

古人所謂三代儒三代醫,信乎?古城以前還有一座孔廟,在東正街,上世紀七十年代拆了。如果留下來,文化價值無限。

幸虧慎德堂留下來了。明清痕影,民國風華,雖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,但青瓦木樓間,慎德堂那窗窗燈火,靜美如舊。

一春夢雨常飄瓦,這境地足可風流古今。那日,在慎德堂,一伙梅山崽子,扯開了不著邊的卵談。曉得吧,毛板船?曉得吧,應公子呷魚水?啊呀,還有好多巴多故事,隱匿在慎德堂一磚一瓦里,會像狐精一般溜出來,迷倒你我。

資江臨城這一線,寶塔直逼云天,腳踩大地,昔日乃鎮風水之塔。所謂清官無三代、富貴不久留,才讓古人有反觀之醒,寶塔便橫空出世。慎德堂則是梅山士子聚集之所,儒林人,自有它的迂腐窮酸氣,但梅山文化的博大精深處,一并活躍于此。

今坐慎德堂,恍忽間,便走過來一儒生,與我等談經論道。半吊子還不足的我們,只配做他古書縫縫里半邊字。然,我們談現當代文化,他亦如聽天書。舊時月色,落慎德堂,夢一般飄來新的詩意。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上梅老城在幾年內,拆得七零八落。向東街殘存下來。慎德堂仿佛神明護佑,亦留住了。

而今,資江邊這一脈老城,無疑仿古痕跡明顯,但總算浮現了一些夢影,唐磚宋瓦,明清柳色,自然藏于故紙堆里。慎德堂卻是書外的一個實證,挽留住了梅山人最后的鄉愁。四周巷陌里,人聲,狗吠,那條接古連今的資江,水流正悠悠閑閑,波光隱隱。

一陣雨打過瓦舍,慎德堂安然如昨。陽光悄然停駐那些老木墻間,明亮,無聲地美著。(曾晨輝)

責任編輯:朱海清

国产思思99re99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