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文壇藝苑 > 梅山文化

大埠橋不是一座橋,而是一條街

2022-08-17 09:45 婁底新聞網 梁浴濤

下載新婁底APP

一 分享 一
一 評論 一

大埠橋不是一座橋,而是一條街

——訪湖南人文科技學院教授陳燦芬

婁底日報全媒體記者 梁浴濤

大埠橋,于婁底人來說,是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。但絕大部分人以為,大埠橋是一座橋。大埠橋是一座橋嗎?近日,記者專訪了湖南人文科技學院教授陳燦芬。陳燦芬教授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大埠橋人,對大埠橋有鄉土情結,有史料研究,也有發展思考。他說,大埠橋不是一座橋,而是一條街。

陳燦芬說,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位于湘黔鐵路與婁湘公路之間,橫跨在西陽河中的石拱橋就是大埠橋。其實,這不是大埠橋,是永濟橋。歷史上,大埠橋是連接永濟橋、靠近西陽河的一條商業街。街道靠西陽河,河邊有水運碼頭,所以稱為埠,加之其緊接永濟橋,這是一條既靠橋又靠埠的街道,被稱之為大埠橋。

1957年以前,因為湘黔鐵路尚未修復(抗日戰爭時期該鐵路被炸毀),沿線又沒有公路,在沒有交通工具的年代,人們只能以步代勞,這樣,大埠橋就成了一個重要交通驛站。前往南岳衡山燒香拜佛的香客、北上洞庭湖割水稻打工的農民、把農產品搬到河邊碼頭上船的搬運工、運送郵件的挑夫等,每天來來往往,場面非常熱鬧。大埠橋當年有20多家商鋪,如客棧、藥鋪、郵政所、縫紉店、屠坊、木匠坊、篾匠鋪,商鋪建筑結構古香古色,青瓦屋面,木制結構,墻面用的是竹篾條、三合土。

據歷史資料記載,緊接大埠橋橫跨西陽河的是永濟橋。陳燦芬介紹,永濟橋始建于明代萬歷四十四年(1616年),橋長56米、寬6米、高8米,永濟橋的結構是三拱四墩,全部是用青麻石構建,橋面兩側的榨石是由青麻條石組成,每塊條石重約幾噸。橋兩旁均用高0.8米,寬0.6米,長數米的巨型條石砌成封閉式橋欄,最長一塊達7米。橋的中央有水將軍石廟,廟正中刻“永濟橋”三字,兩旁有短聯兩副:“永壽金石,濟世津梁”“長資保障,共慶安瀾”,兩副對聯的頭四個字合為永濟長共,寓意永濟橋長期與世共同存在。底座雕麒麟,內置水將軍像;橋面兩端的正中嵌圓形石雕云龍圖;橋頭各立石獅一對,憨態十足,整座橋的建造工藝可謂是鬼斧神工。1995年7月,永濟橋被縣級婁底市政府公布為市級保護文物。

永濟橋清朝丁亥年(光緒十三年,公元1887年)夏季被洪水沖毀,清朝乙未年(光緒二十一年,公元1895年)5月重修峻工,歷時3年。民間流傳的一個故事:永濟橋峻工后,特邀主修人楊昌浚試橋,試橋時,因楊昌浚是徒步走上永濟橋,隨從人員問楊昌浚:勞不勞?(意即疲勞不疲勞),楊昌溪誤認為是問他該橋建得牢固不牢固,因此隨口回答:牢,牢,牢固!楊昌浚的隨機回答千真萬確,永濟橋在水中浸泡60多年至今,其結構完整無損,可見當時的建橋技術之高。

陳燦芬曾聽老輩人說過,1960年春季的一天,大埠橋人正在公共食堂就早餐,大埠橋公社派人來食堂宣布,水府廟水庫已關閘貯水,大水立即就會漲上來,要求大家餐后立即搬遷,在新的安置地午餐。當時正下著大雨,大埠橋人冒著大雨揮淚離別大埠橋。

時過境遷。如今大埠橋,已經找不到當年熱鬧繁華的痕跡,但是大埠橋的一首童謠至今留在人們的腦海中,吟唱在十里八鄉男女老幼的口中。膾炙人口的童謠是:搖啊搖,搖啊搖,搖到西陽大埠橋,白米飯,肉湯調,寶寶呷了不肚糟(“糟”乃“餓”之意)。當年的小孩經常爬到自家樹上一邊搖著樹枝一邊唱著這首童謠,真是其樂融融。時至今日,老人們只要開口重唱這首童謠,好像就回到了夢境般的美好童年。

如今的大埠橋所在地,村名為大埠橋街道華勝村。該村正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,建設富裕鄉村、民主鄉村、文化鄉村、美麗鄉村和幸福鄉村。陳燦芬認為,打造大埠橋這個地標品牌,是當今大埠橋人的歷史責任。他建議,要以打造大埠橋濕地公園為牽引,以“文化、科普、旅游、休閑”為定位,突出“山、水、田、林、街、船”等元素,充分利用近郊優勢,將大埠橋打造成為“鄉村體驗、濕地科普、生態休閑、旅游觀光”等于一體的名村勝景。

責任編輯:梁雄軍

国产思思99re99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