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文壇藝苑 > 梅山文化

梅山蠻的先人①

2022-08-22 09:07 婁底新聞網 曾迪

下載新婁底APP

一 分享 一
一 評論 一

編者按:梅山文化很古老,梅山文化的研究卻很年輕。深入發掘、整理、研究梅山文化自身的特質與特色,和它與湖南其他地域文化的差異性,對于把握湖南的歷史文化與現實,具有重要的意義。許多專家呼吁,要建立政府主導、民眾積極參與的多樣化的研究保護機制,采取科學保護手段,以形成上下同心、內外結合、專家教授共襄盛舉的可喜局面。乘此東風,梅山文化課題的研究開發必定步入全新的階段!為此,本報特邀省民俗學副研究員、從事梅山文化研究20余年的曾迪老先生,綜合這些年各地專家學者的研究和他自身的調研成果,從12個切面來聊一聊梅山文化,以此作為梅山子民了解自身文化的一個入口,希望各位專家學者踴躍參與,討論指正。

梅山蠻的先人①

跨越千年的梅山文化之三

□曾迪

構成梅山蠻的民族是瑤族、苗族、侗族、土家諸族,以瑤族是梅山的主體民族。其先祖在古梅山各有傳說故事。

蚩尤后裔說

史書對蚩尤有如下的記載:

“九黎,蚩尤之徒”?!秶Z·楚語》注。

“蚩尤,九黎之君也”?!稇饑?middot;秦》高誘注。

“九黎君號蚩尤”《史記·五帝本經·集解》孔安國曰。

“昔天之初,命蚩尤宇于少昊,以臨四方”?!兑葜軙?middot;嘗麥篇》。

“黃帝攝政,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,并獸身人語,銅頭鐵額,食砂石子,造立兵仗刀戟大弩,威振天下。”《龍魚河圖》。

這些記載說明,蚩尤乃九黎部落聯盟的首領,有81個部落,活動于黃河、長江下游之間,濟水、淮水流域一帶,甚至更廣,包括長江中游的湖北、湖南等地,且已開始進入金屬器時代,說明蚩尤九黎集團的生產力和社會發展水平比炎黃集團更高、更先進。

又據《史記·五帝本紀》載:

“軒轅之時,……蚩尤最為暴,莫能伐……蚩尤作亂,不用帝命,于是黃帝乃征師諸候,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,遂禽殺蚩尤”。

《龍魚河圖》又載:

“蚩尤歿后,天下復擾亂,黃帝遂畫蚩尤形象以威天下,天下咸謂蚩尤不死,八方萬邦皆為弭服。”

借助蚩尤的一幅畫像,就足以使天下安定,可見蚩尤威力之大!

中南民族學院學報編輯部石宗仁先生在《東夷·苗蠻的共同祖先與族稱》一文論證:蚩尤部族即三苗先民北進中原被黃炎集團打敗之后,一部分在中原被同化,一部分被驅去東部(魯豫皖蘇)成為東夷,一部分驅歸故里南方,被稱為苗蠻(或南蠻),后在江淮荊州和洞庭彭蠡地區建立三苗國,其地域北至黃河流域南部,南據長江中下游流域。

蚩尤之所以與梅山產生關聯,與以下兩件事有關。

先是,《史記·五帝本紀》載:“黃帝,南至于江,登湘熊”。南宋祝穆的《方輿勝覽》卷二十六的“寶慶府邵陽縣、新化縣”條,寫道:“山川,熊山,黃帝登熊山,意即此也。”湖南著名學者弘征亦撰文《黃帝登新化大熊山考》,從多方考證,黃帝“登湘熊”,就是當今新化縣的大熊山。有人說,黃帝來大熊山是來攻打蚩尤后裔的。

繼而在新化大熊山發現一塊墓碑,上有“蚩尤屋場之楠蛇”句,在大熊山陳氏清代族譜里亦有相同的記載,于是,本土有學者開始做“蚩尤”的文章,試圖論證“新化是蚩尤故里”。北師大資深民俗學者陳子艾和本地學人李新吾,形成了八萬字的調查報告《古梅山峒區域是蚩尤部族的世居地之一———湘中山地蚩尤信仰民俗調查》,發表于北師大《民俗典籍文字研究·第一輯》。用大量民間傳說和民俗事象證明蚩尤在古梅山地的存在,筆者參與這個課題的調查,對“古梅山峒地域是蚩尤部族世居地之一”的觀點,不存疑義。

在古三苗國,還出現了一個重量級人物,他的名字叫做善卷,他與古梅山息息相關,他是蚩尤部落的后裔。

《呂氏春秋·權勛》云:

“堯不以帝見善綣(即善卷),北面而問焉。堯,無子也;善綣,布衣也,何故禮之若此之甚也?善綣,得道之士也,得道之士不可驕也。堯論其德行達智而弗若,故此北面而問焉。”

這段話的意思是說,善卷是一位德行達智的人物,所以堯帝以弟子的身份請教善卷,學習善卷的知識和治理天下的道術。

《莊子·讓王》記載說:

“舜以天下讓善卷,善卷曰:“余立于宇宙之中,冬日衣皮毛,夏日衣葛絺,春耕種,形足以勞動;秋收斂,身足以休食。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逍遙于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。吾何以天下為哉?悲乎!子之不知余也。”遂不受。于是去而入深處,莫知其處。

這段話的意思很明確,舜帝要讓位于善卷。善卷說,你不知我啊,我在大自然中逍遙自得,怎在乎天下啊。善卷深知,作為敗軍之將蚩尤部落的后裔,不可鋒芒畢露,也不愿做堯舜的臣民,于是隱居深山,韜光養晦。

這個“舜以天下讓善卷”的故事,在湖南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《湖南歷代人名辭典》的第二條也有記載,并給其加了一個“武陵隱者”的頭銜。

梅山學子劉范弟有一本專著,曰《善卷·蚩尤與武陵》,該書以充足的文獻和史料證明———善卷是蚩尤部落的后裔,是三苗的一位首領,他將蚩尤的頭骨埋在了武陵,并在武陵隱居,終其一生。并指出,蚩尤、善卷所代表的“九黎”“三苗”文化精神,是湖湘文化的一個源頭。

劉范弟在該書第57頁“武陵,最后一處蚩尤冢”中寫道:

“當他們(指善卷的三苗部落)來到今日湘西北的武陵,能夠在此長期地比較安全地生活下去的時候,將他們攜帶的蚩尤遺骨的最后部分(極可能是蚩尤的頭骨)安葬于此地,那就是一件十分合情合理的事了。”

那么善卷究竟隱居何處,蚩尤冢又葬于何地呢?《溆浦文史》第三輯《溆浦八景》載:

“縣城西十里,亦名雷坡,高十五里,綿亙八十余里,為一縣之望,縣城基其麓,唐虞時善卷隱此。所謂朝游盧峰,暮宿大酋者也……頂有庵,石墻鐵瓦,庵側有善卷弈棋處……舊志稱‘盧峰仙隱’,為溆浦八景之首”。

又《安化縣志》亦有關于善卷的記載:“(插合嶺、羊角塘一帶)相傳舜時有一賢人善卷隱居于此,善溪以其得名。”

這條溪源出新化縣天門鄉,經兩江鄉進入善溪鄉,再經新化縣瑯塘鎮坪上注入資江,原屬新化縣崗東鄉,1952年劃歸溆浦縣,今屬溆浦縣善溪鄉,說明這一帶均為善卷的隱居處。

西漢高祖五年(前202)置武陵郡,治義陵,今溆浦縣城所在地。之所以稱之為“武陵”,從字面上理解,當是最高武將的陵寢,在那時,能配得此稱號者,非蚩尤莫屬,因為蚩尤是戰神,是兵主,這正好與善卷在武陵葬蚩尤冢的事情相吻合。

現代考古證明,炎黃集團、東夷集團、三苗集團、百越集團的不斷征戰與融合,形成偉大的中華文明這個集合體,而把黃帝、炎帝、蚩尤三個傳說人物作為中華文明的人文初祖,這大概在中國史學界、考古界是沒有疑義的了。

由此,新化縣花大力氣打造“蚩尤故里”這一文化品牌,召開規模宏大的學術研討會,在大熊山建造了“蚩尤屋場”。

責任編輯:梁陳熙

国产思思99re99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